photo sharing and upload picture albums photo forums search pictures popular photos photography help login
Boogier Chen/豬生狗養貓帶大 | profile | all galleries >> War Machine tree view | thumbnails | slideshow

War Machine

Untitled Document
 




曾經看過一份報導提到:女生對於男性的諸多話題中,最最令人不耐、反感甚至是厭惡的,聊「當兵相關話題」赫赫高列其中。這也難怪,一群男人話匣子一開,也不管身旁女性對這類話題有無興趣?可有共鳴?甚至還強將女性當聽眾,視其同部隊的菜鳥般對待,強迫聽男人們你我一句的喋喋開講。

幾乎每個服過役的男人提到服役往事時,即使這些早塵封多時不復記憶,卻可以深深沈浸在一種誇耀自己當年勇的奇妙氛圍中,慷慨凜然言之所及,只差沒將自己形容成曾在前線力抵日本鬼子、剿滅匪軍而立下彪炳戰功得過青天白日勳章。

服義務役軍士官∼不外老是強調自己是部隊裡中堅的中堅、骨幹中的骨幹、清流中的清流,是部隊裡唯一在做事的人!而以小兵階級退役者,則每每老調重談:總誇耀自己打混摸魚的功力、如何惡整菜鳥新兵、如何熬過艱辛孤寂的兩年,在言談間總顯露出無限的自戀與誇浮。

「當兵相關話題」,其間某些部分因女性無法親臨體驗,多少會有些好奇感,在這部分的確是有某種程度的吸引力。只是在男人長期疲勞轟炸下,有些還經過事後的潤飾、誇大,在失真的情況下,往往也就落得誇浮虛假,加上常是舊事重提,也難怪會引發女性同胞的不耐、反感!

於是乎造就不少的女友及老婆們,對其另一半服役時的種種可隨舉一二,甚至是如數家珍般倒背如流:舉凡他服役的軍種、部隊番號、操作過啥武器、參加過幾次演習或是部隊官士兵間的爾虞我詐、老兵欺侮新兵、營區內的鬼故事等陳年歷史檔案與情節,都可能是她們得常常被迫重溫的惡夢話匣。

當然啦∼這些疲勞轟炸其實也沒那麼嚴重啦!的確∼服役對男人來說,是其人生履歷上一個極重要的體驗,也算得上是一種儀式性的成長過程。而那句最為人熟知的刻板話:「服役是男孩蛻變成男人的一個重要里程」,或可彰顯服兵役對男人一生當中所佔的重要影響。而依我自己的經驗,雖不確定這句話有多少真實成分或是將服役真實的面紗掀開體現了幾成,但軍旅行伍在每個服過役男人的心理,定烙下深淺不一的痕跡,如人飲水!

若以較宏觀或嚴肅的角度切入觀之:當人類歷史上第一次出現「軍人」這個階級/職業時,則意味著:有一群人是以「殺人」作為其專業技能,而他們賴以維生的吃飯工具,便尷尬的成為這個階級/職業的直接表徵,人類攜帶它們共創人類史中最愚昧、殘忍與血腥的篇章∼這吃飯工具就是War Machine/戰爭機器!

除役男服役時可接觸到各類的War Machines,一般人是少有機會可接觸這些不祥之器。報主曾於2003年2月19日,參予海軍九二遠航訓練支隊靠泊台中港開放民眾登艦參觀活動,將拍攝的影像刊出並非在詠讚軍武的威力與雄武,這僅僅是種紀錄與側寫,或說是種好奇。這好奇摻雜了十分矛盾的情緒:一來,雖然自己對軍武以及軍旅生活,實際上是打從心裡的厭惡,但在另一方面,所有的War Machine其實是集結當前人類科技所造,因此某種層度上會對其產生莫名的好奇,總想窺探其毀滅性的能耐。而這對War Machine道德評價上的矛盾,似乎隱與人性裡最深邃的那個神祕黑洞相互呼應,這兒包藏猥瑣殘忍,卻又可在某個幽閉角落尋到含慈愛與光輝。

船堅炮利並不大引起我太高的興趣,在看似壯盛的軍容背後,我倒是比較注意到許多參與「演出」的官兵紛紛累倒,呈各種姿勢盼藉小憩片刻力圖振作體力,我所記錄下的影像不是想挖苦他們,更非想指正部隊軍紀渙散,因為這絕非他們之過。我的認知裡,我們的國軍是屬於「視覺系國軍」,一切重表像,也就是說:武器裝備「看」起來要新、部隊軍容「看」起來要雄壯、操演動作要劃一、環境內務要整齊。部隊裡要求的就是這些!長官們想看的也就是這些!所以在所謂壯盛軍容的背後,付出的代價是:軍方實際戰力堪慮以及累垮基層小兵小卒。

此次登艦參訪,我雖屬於「外行看熱鬧」這種等級的參訪者,但起碼讓我有此難得的機會一窺海軍今貌。否則在我對海軍的有限認知中,印象最深的除了那樁足以動搖國本的購艦弊案與命案外,竟是清末北洋艦隊中,艦上官士們在砲管上曬褻衣褲的荒誕創舉!

只要是服過役的朋友們心裡應該都有譜吧?跟敵人舞刀弄槍、射飛彈、投炸彈,我們贏面一定不大,但若是與敵人來場「營區環境內務比賽」或是「如何將老舊裝備以各種手段(含不擇手段)使其外表看來如新堪用」,我國軍絕對佔盡優勢。倘若還舉辦與敵較量「欺上瞞下」與「做表面工夫」等課目,我國軍更可獲得壓倒性的勝利!即使有六千億軍購預算又如何?軍方觀念不改有了武器還不是再次便宜國外軍火商以及軍火掮客,其中又不知將衍生多少足以動搖國本的弊案命案。

只想以戰止戰的短視政客也該被唾棄留在歷史的餿水桶裡,一干小丑在那鼓動義和團式的民粹直嚷嚷「臺灣人免驚死」來麻痺自己武裝自己!我也不諱言甚至在此大聲嗆聲,搞民族主義引發戰端,目前身為後備軍人的我寧可逃避徵招(也就是逃兵)也不願為此低劣的主張赴湯蹈火。很抱歉,小命只有一條可不是拿來這般玩的!

隨科科技的演進,很多的War Machine/戰爭機器輕易的就可以毀滅人類文明。而人類似乎仍無法從過去歷史中學到教訓,避免戰爭廝殺造成的流血與殘暴!因此我實不敢奢望人類會放棄繼續製造War Machine/戰爭機器。只要人的惡念仍在,拳腳仍是可供驅使的最原始武器。我們也許只能退而求其次的企盼:若War Machine/戰爭機器永遠只出現在這類供民眾參觀的場合,那還真是萬民之福生靈之幸啊!那時∼參演的小兵小卒們即使再累再幹,也會心甘情願吧?


本次靠泊台中港五A碼頭敦的睦艦隊由下列幾艘軍艦所組成:

1.武夷軍艦(國造快速油彈補給艦)
2.西寧軍艦(即拉法葉艦、海軍稱為康定級飛彈巡防艦)
3.成功軍艦(成功級飛彈巡防艦)
4.中平軍艦(新港級登陸戰車艦)

另還有海軍官校學生鼓號樂隊、海軍樂儀隊、海軍陸戰隊莒拳隊、樂隊及兩棲偵搜部隊做精彩表演!海軍陸戰隊還提供其所各類車輛、武器,於碼頭上做靜態展示。




 
previous pagepages 1 2 3 4 ALL next page
previous pagepages 1 2 3 4 ALL next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