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sharing and upload picture albums photo forums search pictures popular photos photography help login
Boogier Chen/豬生狗養貓帶大 | profile | all galleries >> 【Stray Dogs In Taiwan】 >> 台中縣太平頭汴坑護國清涼寺外棲息狗群 tree view | thumbnails | slideshow

台中縣太平頭汴坑護國清涼寺外棲息狗群

Untitled Document
 



【神域下的鬧劇?悲劇?∼護國清涼寺眾犬悲歌】




先不提發生了啥事
而從影像出發看看相簿裡的狗狗
護國清涼寺重狗群的完整相簿請見以下網址
遺憾的是∼絕大部分相簿中的影像已成狗狗的遺照

相簿中∼有眾狗們的身影
長期照顧他們的老女尼師可以清楚的指陳隻隻的來歷
訴說著
哪幾隻是何時被棄養的?
哪隻跟哪隻是同窩兄弟還是母女關係?
哪隻曾被車撞過卻耐命的熬了下來?
哪隻曾罹患嚴重皮膚病投藥後已痊癒
哪隻已經結紮?

相簿中∼有在一個大雨天被帶來棄養的獨眼小黃跟她的6個寶貝
當時獨眼小黃緊張的呵護著還未開眼的失溫小狗
幾個月下來∼
小黃卸下了心防滿是自信的習慣了這的生活
6隻小狗個個強健可愛

相簿中∼有總是形影不離的[小白]與[健健]
從他倆身上∼我再次確定狗狗間也有堅實黏暱的情誼

但這都過去∼徒留影像讓人唏噓世道的炎涼
他們曾經是那樣的快樂
他們曾經是那樣的相信人類
但他們錯了∼
錯估了人性更錯估了宗教
錯估以慈悲為名的聖域可庇祐他們
不料卻在眾神的目光下斷魂





清涼寺的犬殤蒙長期關切弱勢動物的中時動物伴侶版陳主編邀稿
並於10/08號刊出
以下為全文


【清涼寺 狗狗歷劫記】

每個人都有些牽掛,是親人?情人?摯友?或同袍?而我,幾年前開始接觸流浪狗之後,牠們便成為我最溫暖甜蜜但也最沉重的牽掛!從固定餵食開始,到把有疾病傷殘的送醫,將母狗抓去結紮,再放回原棲地。

總會有那麼一段時期,我稱之為「承平黃金期」,在這段期間裡,餵食的流浪狗們似乎特別受到上天眷顧,幾乎全無病痛,身上連跳蚤、壁蝨都難見幾隻!每日餵食時間一到,見到我的車來到,一票熟悉的身影便亂中有序地在那裡等待,點過名後,一隻不少;這表示昨晚是個平安夜,沒有狗狗遭車吻或罹病亡故,而且不但捕犬隊沒有來造訪,也沒有變態的虐狗者侵入施暴。

然而,現實多半是殘酷的,在某個傢伙突然失蹤或哪位仁兄身體出現異樣後,承平黃金期便會草草收場!儘管如此,充滿危難的流浪生涯有過這麼一段好日子,也算是上天憐憫牠們吧。

近兩三個月來,我跟台中地區的一些愛心媽媽,一起關照台中縣太平市護國清涼寺外的流浪狗群,長久以來就常有人把家犬棄養在寺外,幾年下來數量大致維持在六七十隻上下。寺方對狗群抱持默許的消極態度,有位女尼師父長期以低調的態度餵食牠們,甚至還帶狗狗下山就醫或結紮。

感念師父獨自照顧狗群,幾位愛狗人士自掏腰包,湊了一筆結紮基金,向師父表示願意一起協助處理寺外的狗群。由於狗狗數量龐大,每日的餵食量對師父是一大負擔,愛狗的林老師夫婦每日到市場蒐羅肉販剩下的內臟和雞脖子等好料,鄭師姐也固定捐輸飼料給師父,再由我開車送去清涼寺餵食。一個多月下來,結紮了寺外十餘隻母狗。

這六七十隻狗狗中,除幾隻會追往來車輛外,其他都很溫馴。本以為狗群能一直維持這樣的安逸,不料在九月中旬,有幾位一向對狗群採取敵視態度的當地民眾,居然在食物裡下毒,一夜間誘殺三四十隻狗狗!一位同在此區餵食流浪狗的老先生目睹了慘狀。事後我們拜訪當地東汴里里長,里長說是狗狗常追車造成里民困擾,才有人下此重手,言下之意,並不覺得下毒者有可議之處。他們似乎不知道,無端殺生除傷天害理外,還違反了動保法,闖禍的狗狗可以請公部門的捕犬隊來捕捉,怎能以私刑虐殺?

事發後,師父強忍悲傷,安慰我們:「也許那就是狗狗們的命與劫吧。」在台灣流浪狗的宿命似乎都一樣,差別只在發生慘劇的時間與地點不同罷了,清涼寺眾狗的悲悽結局,似乎正體現了這個冷血的無奈。眾生應該平等,弱勢的生命,看似脆弱卑微卻很可敬!只要對牠們真心付出的人都很明白,從牠們身上得到的,絕對比我們對牠們付出的多。

長期以來盤據寺外的流浪狗群,多半是民眾帶來此地棄養的,若寺方與當地的里長和里民無法拿出有效的辦法(如豎立警告牌或裝設監視器)來遏止防範,試問,此回下藥毒害三四十隻,若棄養仍持續,幾個月後還是會狗滿為患,難道要繼續這樣大屠殺嗎? 曾經有幾次,捕犬隊抓走狗群裡的老弱和幼犬交差,追車的那幾隻「逍遙法外」,依舊被里民拿來聲討狗群,不但問題無法解決,也抹煞了師父的苦心。
每隻狗狗都能用牠們無私的愛與信任,帶給主人無可取代的幸福,只是這些冷血的棄養者不懂這個道理,他們也許不知道,拋棄一隻狗的同時,也拋棄了自己的良心和福份。至於那些下殘手毒殺狗的屠夫們,邪惡已盤據他們殘缺的人性,因為濫殺生靈無異於泯滅人之所以為人的寬善質素,想獲救贖,已不是靠燒香念佛可以消災解厄了。

最近,清涼寺外又有好幾隻被民眾帶去棄養的狗狗,牠們的未來令人擔心。牠們大多溫馴無害,師父以慈悲心腸照顧牠們,但願里長和里民能理解撲殺是無法解決問題的,還不如配合師父以TNR(捕捉、結紮、放養)的方式,控制狗狗數量,也才能不再枉造殺生罪孽。


(以上原文刊載於2006.10.08  中國時報動物伴侶版)


 

【後記】

因為整件事仍屬現在進行式
來龍去脈等細節現階段不方便就公然講開
以免有些籌碼盡失、破局或打草驚蛇
例如是誰毒殺的∼我們都掌握到一定的證據(人證)也保留了一具狗狗的屍體

因為棄養仍持續
未來該怎樣處理才是重點
里民方面∼
我們已經兩次拜訪里長
正告不能以違法的毒狗方式處理該區的流浪狗
特別在中國時報報導後里長更正視到這個問題
相信短期內不會有毒殺的事件再發生

護國清涼寺方面∼
我們在10/08拜訪了住持
但結果是極其失望的
住持與寺方無法見容狗狗在寺院的領域內
他們不對棄養與毒殺者提出譴責
卻認為∼有人在餵食狗才會聚集
倒果為因的將一切的錯誤推給該寺幾年來一直在照顧這群狗的那位老女尼師
並斥責老女尼師日後不准再餵食否則要將她開單逐出佛教界
更可惡的是∼
當我們跟住持提到有40∼50隻狗狗在寺廟的領域內被人毒殺
住持聽了居然還說那不甘他的事
這點真的很難讓人接受更是匪夷所思
佛門清淨地發生重大的殺業∼怎會說推的乾淨說完全與寺方無關
從住持的言談中
我們發現他重視的是寺院的環境衛生(僧眾不要踩到狗屎)
以及僧眾不要被狗騷擾
而狗的生死福禍都跟他無關


在台灣也許棄養者心底仍有那麼一些不安吧?
因此常把狗棄養在寺院
護國清涼寺其實也算是此大勢的受累者
然而∼群聚該寺的流浪狗群也存在幾年了
因為一直有人不斷棄養加上繁殖(老女尼師亦是到嚴重性因此盡可能會將狗結紮)
扣除車禍、病死、被捕犬隊抓走、或無端失蹤者
數量一直維持就在60∼70上下
護國清涼寺除老女尼師一直默默的在作之外
過去寺方完全沒有作為
完全是消極的無為而治
這跟當地里民的態度一樣
知道問題在那∼卻沒有具體的辦法

目前清涼寺外約剩不到10隻成犬
但日前又被棄養兩窩小狗共9隻
其中比較親人的6隻小狗在10/08下午
遭方丈遣人(當地里民…就是毒殺狗的同一批人)抓走
狗狗去向不明

而遺憾的是∼最後居然以最冷血惡毒的方式來場大屠殺
雖然短期內數量銳減
但∼不用幾個月數量有會補齊
因為棄養仍持續
這也是我們去拜訪里長與寺方的最重要目的
因為事實已經造成而且還在持續惡化
在地的里民及寺方真的不能再置身事外

我們建議里長一定要里民宣導∼決不能以非法方式抓狗虐殺狗
二來也建議里長向上級爭取裝設監視器
有了監視器雖非萬靈丹但多少可以發揮遏止棄養的行為
而且監視器更有提升治安守望的功能
此點很多里民也表非常贊同
(據不少里民表示該區汽車竊案頻繁也有人來此區倒廢棄土或垃圾)
里長也在10/08的拜會過程中同意先設立幾塊告示牌
警告勿再此區棄養動物
雖然立幾塊靜態的告示牌不見的有大用
但起碼身為里長∼總是要開始拿出一些具體作為
另針對真正產生擾民的2∼3隻會追車而闖禍的狗
里民曾有幾次請太平市公所的捕犬隊來捉
但根本抓不到∼捕犬隊也只能帶幾隻好抓親人(如幼犬)的狗回去交差
如此當然無法絕問題
我們也拜訪過太平市公所負責捕犬業務的李先生
他很清楚流浪動物無法單靠捕捉就能解決
也很贊同我們民間輔以TNR的方式先控制流浪動物的數量
雖然短期無法立即看到成效但也是條非走之路

我們建議里長∼里民爾後若遇到會追車或比較攻擊性的狗
可以與我們聯繫
我們會請長期跟我們合作的獸醫前去處理(用吹箭麻醉制服)
把有侵擾行為的狗帶離安置
其實這段期間除了大家除了贊助飼料藥品外
我們也先後將結紮了10餘隻母狗
還在週日把部分狀況好的小狗帶至市民廣場供人認養
當大家累積丁點的作為想一起解決時
怎料人性中的無知狂妄與殘忍
輕易的打滅了這一切

雖然與護國清涼寺溝通∼大家已覺使不上力
但清涼寺的流浪狗群聚的問題蒙台北關懷生命協會釋傳法法師持許關切
這部份釋傳法法師也允諾看能否找出其他的方式再行協商









 
【太平護國清涼寺外棲息狗群(2006年)】
【太平護國清涼寺外棲息狗群(2006年)】
太平護國清涼寺外棲息狗群(2007年)
太平護國清涼寺外棲息狗群(2007年)
太平護國清涼寺外棲息狗群(2009年)
太平護國清涼寺外棲息狗群(2009年)
太平護國清涼寺外棲息狗群(2011年)
太平護國清涼寺外棲息狗群(2011年)
【太平護國清涼寺外棲息狗群(2012年)】
【太平護國清涼寺外棲息狗群(2012年)】
【太平護國清涼寺外棲息狗群(2013年)】
【太平護國清涼寺外棲息狗群(2013年)】
【太平護國清涼寺外棲息狗群(2014年)】
【太平護國清涼寺外棲息狗群(2014年)】
遭棄養的獨眼狗媽媽跟她的6個小寶貝(已全數遭毒害)
遭棄養的獨眼狗媽媽跟她的6個小寶貝(已全數遭毒害)
[小白]跟她的拍檔~短腿[見見](已遭毒害)
[小白]跟她的拍檔~短腿[見見](已遭毒害)
清涼寺外流浪資歷最久的虎斑媽媽與他的兒子小黑(虎斑媽媽因車禍已往生/小黑已被捕犬隊抓走)
清涼寺外流浪資歷最久的虎斑媽媽與他的兒子小黑(虎斑媽媽因車禍已往生/小黑已被捕犬隊抓走)
清涼寺的元老[大黑](已失蹤)
清涼寺的元老[大黑](已失蹤)
清涼寺元老[大黑斑],後來被捕獸鋏夾斷腳,送醫截肢痊癒後野放回寺外,2010失蹤
清涼寺元老[大黑斑],後來被捕獸鋏夾斷腳,送醫截肢痊癒後野放回寺外,2010失蹤
被棄養至清涼寺外的Q毛(已失蹤)
被棄養至清涼寺外的Q毛(已失蹤)
被棄養至清涼寺外的毛狗(已失蹤)
被棄養至清涼寺外的毛狗(已失蹤)
被棄養至清涼寺外的小毛(已失蹤)
被棄養至清涼寺外的小毛(已失蹤)
無私的付出
無私的付出
在送養會場的清涼寺puppies們(已全數遭毒害)
在送養會場的清涼寺puppies們(已全數遭毒害)
遭人棄養至清涼寺外的[小米](發現時已出現犬瘟症狀,經送醫仍不幸往生)
遭人棄養至清涼寺外的[小米](發現時已出現犬瘟症狀,經送醫仍不幸往生)
因車禍被棄養至清涼寺的短毛臘腸狗
因車禍被棄養至清涼寺的短毛臘腸狗
遭人棄養至清涼寺外的[小虎斑](發現時已罹患犬瘟,經送醫仍不幸往生)
遭人棄養至清涼寺外的[小虎斑](發現時已罹患犬瘟,經送醫仍不幸往生)
清涼寺眾狗:[結紮-放養]與急難傷殘救助 /  TNR(Trap-Neute-Release) handling and emergency case
清涼寺眾狗:[結紮-放養]與急難傷殘救助 / TNR(Trap-Neute-Release) handling and emergency case
 被棄養到清涼寺旁[東汴4號橋]底下的狗狗
被棄養到清涼寺旁[東汴4號橋]底下的狗狗
11.17在清涼寺外救回四隻被棄養的幼犬,後來全數順利送養  /  Rescued  4 abandoned puppies
11.17在清涼寺外救回四隻被棄養的幼犬,後來全數順利送養 / Rescued 4 abandoned puppies
清涼寺外三隻小棄犬送養(已順利送養)
清涼寺外三隻小棄犬送養(已順利送養)
【被棄養的HAPPY(目前由我收容)】
【被棄養的HAPPY(目前由我收容)】
【清涼寺[大耳CUTE白]終於出運被認養 /  .... Adopted!】
【清涼寺[大耳CUTE白]終於出運被認養 / .... Adopted!】
【到收容所領被捕犬隊抓的[哈哈]、[三腿小白]】
【到收容所領被捕犬隊抓的[哈哈]、[三腿小白]】
【從收容所把被捕犬隊抓的[小白][小黑]領出來(目前安置在動物醫院)】
【從收容所把被捕犬隊抓的[小白][小黑]領出來(目前安置在動物醫院)】